东京访《老兽》导演:钱成了主流社会价值观,悲哀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0-30 10:12

东京访《老兽》导演:钱成了主流社会价值观,悲哀

2017-10-30 09:44来源:搜狐娱乐

原标题:东京访《老兽》导演:钱成了主流社会价值观,悲哀

《老兽》导演周子阳,演员王子子、王超北东京接受搜狐娱乐采访

搜狐娱乐讯(哈麦/文)今年七月,在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拿下最佳演员奖。以及,十月初,获得金马奖最佳新导演、最佳男主角、最佳原著剧本、最佳摄影四项提名后,《老兽》又进了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。这是一个专门推新人导演的竞赛单元,中国影片《今天,明天》、《东北偏北》、《告别》、《少年巴比伦》、《八月》都曾入围过。

《老兽》是青年导演周子扬的长片处女作。故事发生在他的老家鄂尔多斯,讲了一个经济环境好的时候辉煌过,如今势去,落魄,被儿女们嫌弃和冷落的硬骨头男人老杨的故事。但老杨并不是个让大家一下就同情的可怜人,他赌博、卖朋友的骆驼、在外面养情人、偷拿老婆动手术的钱,告儿女们坐牢,看起来一身坏。不过,这些坏和儿女们的偏见、自私、冷漠比起来,又让观者体会到别样滋味。

周子扬想通过这样一个家庭故事,来展现大时代背景下,生命的苍凉和无奈。经济快速发展,人们身上传统道德的一面,慢慢在消失。主流的社会价值观,变成以钱为核心。中产阶级大多数人,变得锋芒、功利,只顾着自己的事业,只顾着自己的家庭,只顾着自己的利益,以至于连父母,都没有耐心去理解,去帮助。原本这世界上最亲的人之间,都被自私、贪欲所左右,变成是相互伤害。

《老兽》东京首映见面会,王超北、周子阳、王子子

“今天,两代人最亲密的关系都完全破裂了”

搜狐娱乐:《老兽》是一个很生活化的故事,一个很生活化的人物。你是怎么想到来拍这样一部电影?

周子阳:一直以来想拍电影,第一部之前,大家问想拍什么样的电影?

尤其这两年,电影工业这么发达,好多人就说你拍个商业片什么的,但是我是想拍作者电影的。

尤其鄂尔多斯,就是我老家,那两年经济变化特别的大。我就发现,包括我身边的一些朋友,他们变化特别的剧烈。比如以前,有个同学,叫王什么,大家都叫他小名,忽然经济好了,大家都叫王总,不叫小名了。经济下来之后,又叫小名,又不叫王总了。

你会发现特别的悲凉。

经济高速发展,带来很多的问题,家庭问题、农民问题、社会问题都会有。

正好我老家熟悉的一个故事原型是这个,有一点相似的就是孩子们跟他父亲有冲突。我听了之后,也觉得特别的悲哀。

这个世界最亲密的关系,其实是两代人之间的关系。但是今天,两代人最亲密的关系都完全破裂了。我有很深的感受,我就决定把它做成电影,就写了这个剧本,这是出发点。

“如果生命只有三年,我想就留下一部作品”

搜狐娱乐:很多新导演,第一部要拍商业片,还是要拍文艺片,会有摇摆。因为考虑到大众是不是要认识你,投资人是不是要给你买账的问题。

周子阳:对。我最喜欢的有两类电影。一类,好莱坞工业体系下的作者电影,比如说昆汀、大卫-芬奇、冈萨雷斯,他们有作者性,但是有一些商业性。

但是我内心深处和精神深处,跟一路成长来的经历……就是真正能启发我、改变我,让我……

我曾经二十五六岁在条上写过一句话,就是说如果生命只有三年时间,我当时就比较狠的那种状态,你想干什么事情,我当时想就留下一部作品,能把自己想说的事情放进去。这种电影肯定是作者电影,肯定是艺术电影。所以对我来讲,就是一定要拍我最精神深处的,最想拍的。

“到30岁的时候,一天都不想等了,必须开始做”

搜狐娱乐:你是2013年开始写剧本了,这中间都经历了什么?过程难吗?

周子阳:实际上2007年大学毕业,二十四五岁的时候就想,26岁一定要拍完处女作。有一个叫索德伯格,他的处女作是26岁拍了就获戛纳金棕榈了,当时特别刺激我。我觉得26岁,我也要拍出来。到26岁还没拍出来。比如说贾樟柯是28岁拍出来,我就28岁。28岁还没有,就30。到30岁的时候,我就一天都不想等了,就是必须开始做。

当时我记得过新年了,大家都在朋友圈写新年感悟,我就写了一句,但是我没发送出去,就是不要去说,要去做,用做来表达说,用做来表达想,每天做一点点,就开始写。

2010年前后写了一个剧本,当时中国电影工业,还有票房都不怎么样,也没拿到投资。

上了一两年班,很难受。2013年的时候,我就辞职了,就30岁了。辞职了就开始写这个剧本,断断续续,包括思考这个电影语言独特的地方,我不想重复。虽然是现实主义的作品,但是也增加了一些超现实主义的东西。我觉得超现实可能是更深邃的现实,也更有意思。

新导演一定要有新的电影语言,这是我认为非常重要的。还是一模一样的话,可能对新导演来讲不是一个好事情。我也给自己定的标准,一定要有新的标准出来。

2015年前后,写完剧本了,大概两年时间。就开始找投资,找了一圈,不是特别的顺利。

当时就找了两个我的朋友制片人,就是能凑钱,或者大家也愿意帮忙,因为知道我十几年来一直坚持这个东西。当时想着这个几万,那个几万的,就小成本把这个做了。

当时已经到了2016年了。不管怎么样,2016年要拍,冬天来拍。

正好FIRST(电影展)那个创投,我就把剧本扔过去,就是不管结果怎么样,我们不影响。没想到也入选了,最后还入终选,然后也拿了个奖。

正好王小帅导演是当年的评委。他很喜欢。我记得颁奖的酒会上,他说我最喜欢就是你这个《老混蛋》。我们说要不要做监制,他说不光监制,我们公司来给你做投资。当时我们就拥抱在一起。后来就是王小帅导演的冬春来做主要的出品方,电影才进入正规的渠道。

“递了一些公司,石沉大海,投资人更注重你的履历”

搜狐娱乐:之前你有找过其他的投资商吗,大家都不愿意投这样的电影,还是怎么样?

周子阳:找过,我们递了一些公司,都没有反馈。所以你就知道,都是石沉大海了,根本就没看。

甚至去过First创投会的那些人,比如说一些大公司,我们都找过,去创投会的可能是副总、总监以上的层级。一看,没有耐心看。他甚至不觉得好,翻来一看履历什么的,扔到一边去了。他更注重你的履历,获过奖,那来吧,投,都是这样的。

创投会之后,或者今年之后,大家又都找过来了。

“找不到投资的时候,是非常焦虑的,每天非常痛苦”

搜狐娱乐:你的项目能成型,就是从认识王小帅导演开始的,是吧?

周子阳:没认识王导之前,当时也有两个制片人,一人拿一部分钱,以及我身边有一些人,决定要做了,可能也能凑够拍。

我身边那些人不是做电影的,也不是制片人,就是他们有兴趣帮我。

认识王导之后,因为王导的经验,大家都觉得王小帅导演这边更合适一些,也是做艺术片的,那我们当然和他合作了。

就是整个会正常的来操作了。不会就整天……我记得找不到投资的时候,是非常焦虑的,每天是非常痛苦的。我记得我一个朋友也是找了一个国内有一些名气的制片人,对艺术电影感兴趣的,投过去之后,他说出国了,要等等消息,等了两三个月,每天都很痛苦。

但是我记得过春节前后,我说不能这样了,不能等了,我们一定要自己来做。我是忍不下去了,如果不做这个事情,好像活着没有意义一样。这么强大的愿望的话,我觉得会被大家感知到的。就是你愿望特别的强大,就会滋生出来一种很大的能量,它让这个东西可以一点一点生长出来。

“定稿是第十六稿”

搜狐娱乐:王小帅导演作为监制,对你这个电影有哪些帮助?

周子阳:最多的是我们在剧作层面的讨论,电影语言和电影本体方面的讨论。去创投会之前,我写了是第八稿了,然后在拍摄之前,我们又修改了几稿,定稿是第十六稿。

我们反复一稿一稿,我写完一稿,我们拿出来一碰。然后说哪些地方是不是可以再简化一点,是不是情景再什么一点。我觉得有用的地方我会加进去,我觉得值得商榷的地方,我就不加,然后再写完一稿再看。

大家对电影的认知成熟度是一样的,经验是不一样的,但是对一个东西的理解是一样的,就是那个东西是不是高级,是不是好,一下子就能判断出来。

拍摄的时候,他就比较放手让我们去做,去了片场只是一两次,看了一下,就拍拍照,花絮什么的。中途他来了一次,看完之前拍的素材,很满意,放手去做吧。基本上比较信任的状态。

“生命的苍凉和无奈,一层层从内心往外涌现”

搜狐娱乐:最后的剪辑呢?

周子阳:剪辑也是像写剧本似的,剪完一稿我们看一稿,基本第一稿就是两个半小时。那是我第一次在稍微大点的屏幕上看,之前只是电脑屏幕,监视器屏幕。

当时有四五个人看,看完之后,谁也不说话,就分别好想找一个地方舒缓一下。我自己找了二楼的一个房间,我哭了一会儿。终于你十多年的一个夙愿,你想表达一个东西,呈现出来,那种力量在屏幕上你能感受得到。

当时感受最深的其实是电影里边的东西,就是生命的那种苍凉和无奈,一层层的从内心往外涌现。

实际上在拍摄完到第二天的时候,我和涂们老师,在他的房间里头,喝茶,谁也不说话,两个人微笑。就是心里有底了,觉得我们想要的都呈现出来了。

“以钱为核心评判一个人,甚至变成主流价值观”

搜狐娱乐:电影有很深的对社会的观察,通过电影,你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态度?

周子阳:任何一个社会在发展的过程中,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,尤其在经济高速发展中。我觉得大家要反思一下,如果你只在乎钱的话,你伤害的是你最亲的人。焦聚到一个家庭里面,就是把对方伤害的几乎无路可去了。

包括人的欲望,就是贪欲。

经济发展是没错的,但是它变成贪欲了,自私的行为了,孩子们已经丧失耐心了。你是能看到的,是有不少这样的人。这甚至变成主流的价值观,就是以钱为核心价值观来评判一个人,评判一件事情。你是不是有钱,决定你的社会地位。

我记得老杨在电影里面说了一句话,“人的层次高低,不是你挣了多少钱才能决定的。”这是我特别想说的一句话,我让老杨说了出来。

曾经也是有一个人跟我说过的,那个人其实就是故事原型,他没有老杨这么精彩,我是把我观察到的好多人放在一个人物身上了。那个人是比较破落的状态,曾经也还不错过。他讲了一句很有品质的话,是很有深度的话。

比如说我们在外地,待了十多年。回去,大家第一句问,你工作怎么样?能挣多少钱?全是这个话。不问你的状况怎么样,你的其他情感怎么样?都不问,就问一个钱。他挣到钱了就是好了,其他都没用。也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。

就像这是湖水的话,平静的湖水,大家可能都不讲,或者不去想这个问题。我这个电影就像一个石头一样,想扔进去,在大家内心激起波澜,去思考这些问题。就不要把它变成主流价值观。

人努力向上等等都没错,但是只是欲望,只是自私的一些东西,那伤害的就是你最亲近的人,这就会变成一个很悲哀的事情。

“大家把传统道德的一面,一点点逼迫地在消失”

搜狐娱乐:其实老杨从内心里不太瞧得上他的这些儿女们。

周子阳:是的。他们是正处在生活中,巨大的现实在他们每个人身上,他们要解决这个问题。他们不停要在这个过程中,面临道德的困惑,左右为难,要做出选择。选择的时候都是为了保护自己,为了自己的钱,为了自己的利益考虑,而不是照顾一下老杨。

你看到好像老杨是恶的,老杨对谁都很坏。实际上他有善的一面,只不过大家没耐心看到了。他有传统道德的一面。大家把这个传统道德的一面,一点点逼迫地在消失,如果这点消失了,那太可怕了。大家都变成相互伤害的人,自私、欲望、没有耐心,这是我特别想说出来的,让大家警醒的一个事情。

第二条副线是卢布森。你看高速发展什么的,互联网经济等等。全球化之后,民族也一点点的完全同化了,都在消亡。这是一个时代性的问题。我想捕捉这个时代。

《老兽》剧照,男主角老杨

“中产阶级大多数锋芒、没耐心、功利”

搜狐娱乐:你对于老杨这个人物是什么态度?

周子阳:一定是我有很深的情感,我是同情老杨的。我内心深处是更认可老杨,不太认可他的孩子们。

老杨身上是有传统价值观在的。他很仗义,很讲义气,他对孩子们非常好,实际上是孩子们伤害了他。

孩子们代表了现在的大多数,现在的中产阶级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状态,很锋芒,很没有耐心,很功利,就顾着自己的事业了,没有多余的时间关心他们。

我以前看过李安的一句话,二十四五岁时看过,特别启发我。“中国人的家庭是泪水制造的软壳,在失望中承受着爱和感动。”我觉得特别准确,就是很失望,然后又在承受着。现在可能比以前更惨的就是感动不见了。那种爱曾经有,但是现实把它逼的撕碎了。

老杨身上是有的,其实他在挣扎。

每个人多多少少随着他们年龄段不一样,比如小女儿,她可能处世未深,她身上还有一些没有特别泯灭的。大女儿,那个年龄是进入社会多年了,她正在左右摇摆,她渐渐三十来岁。大哥是三十三四岁,他又有孩子,所以他更加现实。

老杨只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性格,大家没有耐心看到他的好了。大家更注重现实,不注重情感。所以让老杨这个人无处可去,越来越难受。

“人性实际上是难以逾越的”

搜狐娱乐:为什么要安排丽丽这个角色出现在老杨的生活里?

周子阳:我设计这段时,就是说人性实际上是难以逾越的。他老婆瘫痪那么长时间了,他肯定需要一个出口,有这段在的话,我觉得会特别真实。让这个电影就像压秤一样,一点点力量下去,人物更加准确了,更加丰满了。

“几千万让我拍一个商业片,我是没兴趣的”

搜狐娱乐:你没成名之前,你的东西很难有投资商。假如你稍微有点名气之后,大家又都一窝蜂来要投你。假如受不住诱惑的话,比如有一个商业片,可能给你两百万的片酬,你去拍吧。你是怎么来选择和坚持你自己?

周子阳:每个人都有他活着的愿望,还有他存在的理由。比如说上一代人,王小帅导演、娄烨导演等等,甚至欧洲的法哈蒂,他选择了他的生命,就是这样。

我选择了我的生命。比如说现在,几千万,甚至一个亿,让我拍一个商业片,我是没兴趣的。我是觉得我完蛋了。如果是随便拿来一个剧本让你弄,那不是我的表达,我不愿意那样做。我很清楚,就是完蛋了,毁了,你是一个谁都可以代替的人了。

“商业电影太脆弱了,那就是一个快餐”

搜狐娱乐:你还是想做一个比较独特的导演。

周子阳:不是独特。就是我自己的思考,就作者电影,自己写剧本。也许我的这个电影也可以阵容大一点,或者投资高一点,也是可以,但不是别人随便扔来一个商业片,IP什么,好多职业导演你就拍吧。我不是。

我之前的生存方式就广告,维持我的生活就可以了,我愿意更多的精力投入我的剧本里。

我试图想过自己的生命,如果是我老的时候,让我骄傲的事情,我留下一些非常棒的作品。

20多岁的时候,在我看到一些特别优秀的电影的时候,比如说基斯洛夫斯基的时候,那是震撼我的生命,然后哭的整个人……你内心的,你的生命是被洗礼,就彻底改变了。你通过他来认知人、认知生命、认知一切,电影是有这么大的能量和功能的。

商业电影就太脆弱了,那就是一个快餐,我不希望做这个东西。

在我生命形成的过程中,20多岁的时候,我有特别好的朋友离去,那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。我大学以前特别贪玩的,根本不爱学习,就那年开始变化。我上大学之后,跟所有身边的人都相反。中国所有的大学生是上了大学之后玩了,我上大学之后,开始想人的生命是怎么回事,就是因为我身边的人离去了,我说为什么会走?我就看大量的文艺片,看大量的哲学书,想试图知道答案。

当时我就试图找到,我对这个问题的想法、思考,我就一定要用我影像的语言表达这种思考。我想告诉在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那些人,我的内心深处的感受。

我认为语言是非常苍白的,只有通过另外一种东西,传达出来你对情感和生命的理解,对方才能感受得到。我是这么来做电影,和思考电影的。我把它当成我生命语言的一种传递。

“文艺片就像严肃文学似的,不可能有那么多观众”

搜狐娱乐:这个电影将来可能也会投放到院线市场吗?

周子阳:计划是先参加电影节,东京完了,金马,金马完了,可能欧洲的会参加,北美的也会参加。然后预计在明年的前半年会进入院线。

搜狐娱乐:你会关心它将来有没有给投资人赚回钱吗?还是说我已经把我做的做到了,赚不赚钱的事跟我无关了?

周子阳:我会关心这个问题,但是我不会在意它。我会希望它好,希望它被更多的人看到。但是我不能强求它。因为它就像一个严肃文学似的,它不可能有那么多观众。它也许会稍微好一点,不必在意它就行了。我会更着眼于我的创作。

——演员谈角色——

王子子(饰演老杨的情人丽丽):

丽丽不是鄂尔多斯本地人,是一个来这里讨生活的外来者,有些姿色,有些风尘。老杨境况好的时候,很照顾她。如今老杨落魄了,她也快三十岁了,看不到希望,也要考虑自己的未来。

一天,老杨用卖朋友骆驼的钱买了礼物来找她,亲热了没几下就泄了。也是在这天,丽丽告诉老杨,自己想回老家,有姐妹开了网店,卖土特产,生意还不错,叫她一起做。老杨很无奈,但也只能说,你随便。

老杨打盹的时候做了一个梦,梦里有一匹孤独的马,好像在寻找着什么,但周围空空的,什么都得不到,只有一颗病树挂着输液管。老杨的老婆在床上瘫痪了六七年,一开始他也许是很照顾,但任何人每天面对一个病人,都会麻木,甚至厌烦、痛苦。所以,他去外面找一个情人来平衡。

王子子,饰老杨情人丽丽

“我第一次看完剧本,我是哭了"。

涂们老师所饰演的老杨这个人物,在我身边有真实的人这样存在的。就是对外面所有的人都特别的善良,但是却在不断的伤害自己身边最亲的家人。

一开始,我认为他挺坏的。但是现在我再来看的时候,今天是第二次看成片,我又哭了很长很长时间,突然又得出不一样的感觉来。不是对这种人的厌恶、恨、怜悯,会觉得不了解他,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缺乏那种沟通。

我一下就想起来了,那个王阳明,有一次,他的学生跟他讲,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善很难弘扬,恶却得不到根治。王阳明当时就跟他讲,这个世界上的万物本身是没有善恶之分,假如你需要的是花,那你就发现这些草都是恶的,假如你是要一块草地,那所有的花都是恶意的。一定是说这个东西是相对的,都是我们内心的一些私欲,和偏执的眼光去看待事物而影响到的。

所以这个世界上很多我们觉得他是恶的人,可能还是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。我今天真的很难过,我是觉得说我之前有点曲解了老杨这个人物。

今天看电影,有的观众就说,我真的不理解,他为什么这么坏,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他的家人。我现在倒是对他有一些释怀,我觉得理解了。

导演为什么要安排丽丽这个角色出现在老杨的生活里,我当时也不是很理解。我就跟导演通电话,导演说我希望你能讲成都话,他说在内蒙有一些人,就是从外地去到内蒙的人。就像有好多人进到北京,去北漂是一样的。他们其实也是迫于一种现实的无奈。

我说那她对于老杨是有感情,还是没有感情?导演当时就跟我讲,他说其实她在那里是没有根的,她一直都是浮萍一样的人物,她应该是从老杨的身上得到了一些关怀和温暖,所以她对他是有感情的。只是说随着这个社会的变迁,就比如说现在做网购,她有了更好的机会,加上年龄都快30岁了,那是不是就要思考你未来的路怎么走。

她本来是没有路可以走的,她的朋友跟她说有这样的机会,你可以去做网购,她又找到了一丝可能存在的未来,她就只好选择那条路走。

他说完之后,我就觉得理解了,因为北京有太多这样的人了,他们迫于现实的压力,其实就是在活着。

我觉得他俩都是一种互相心理的慰藉。我到外面的世界,我到一个地方去很动荡的漂泊,没有人可以依靠。可能他们两个人已经认识几年的时间了,他始终对我还算是比较好,所以这是我对他的一种依赖性。

换作涂们老师对我,他老婆躺在家里瘫了六年了,每天要照顾他。然后面对自己的破产,从一个老总,到了现在没有任何盈利的一个人。他的内心其实是很压抑的,他也需要一片温柔地来释放他自己内心这些苦楚。

看完剧本之后,我跟导演有一个交流。临进剧组之前,又微信交流了挺多的。进到剧组之后,刚好我不是当天就拍,导演请我吃饭,又交流了很多。

我就说这个人物,要不要有一些风尘气,或者有一些洗剪吹的那种劲,导演就说不用,因为她就是一个很真实的人,她只是因为生活的压力,不需要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表演。

我在演的时候,我会觉得说,她跟我不同的是她是一个比较底层的这种人,会把她演得稍微小心翼翼一些,其实老杨还是有一点像她的救命稻草的。所以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可能我会想着说有一点点讨好他的东西,但是还是要做你自己。该害羞害羞,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。特别是到我要离开这儿,我要跟他讲这一段的时候,我就觉得还是难以启齿的。

主要是有影帝带着,心里还是比较踏实的。其实我们那个戏只拍了两条。我非常喜欢跟涂们老师的这段表演,涂们老师戏的节奏,包括他的那种气场,在很强地感染着我。”

王超北(饰演老杨的长子杨冰):

杨冰是长子,对卧病在床的妈妈有感情,但是老杨在外养情人,偷拿给老婆做手术的钱花,因此在这个长子心中,老爸的地位不如以前了,他甚至说出“你配做我爸吗?”这样的话。但,老杨毕竟是他爸。对于是不是要听弟妹们的话,把老爸绑起来,他很犹豫,但又不得不做决定。杨冰有老婆有孩子,老婆还是一个有些守财的母老虎,不愿意拿出来给婆婆治病的钱,不然就要喊着离婚。加在杨冰身上的这些冲突,都让他左右为难。

老杨的长子杨冰(王超北饰)

“我试镜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很小的片段,进去之后才看到剧本的。最大的感受是,在当今华语电影市场貌似很繁荣的阶段,却没有更多的关注到家庭题材的电影。《老兽》的出现,让我觉得特别有创作的欲望。

就我个人而言,家庭情感方面的,更容易让我发自内心去感受这样的氛围,或传递出我的一些态度。希望有这样的家庭电影,让我们现在这样一个比较浮躁的世态里面,可以有更多的人去重新思考,更多的关于人性,关于家庭,关于我们曾经刻意要埋藏的一些隐患。

我觉得父亲跟儿子之间的沟通,永远是存在障碍的。儿子对父亲有各种各样的不理解,父亲对儿子也有很多的事情不愿意听。

我离这个人物比较远,是因为我没有结婚,没有小孩。如果有了婚姻跟小孩的人,他的生活重心会以家庭为第一考量,然后才是父母。

他发自内心不愿意这样做,但是现实把他逼到这样的立场,必须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来。但这个人物立场不是那么明确,作为一个长子,他更应该表现出一种态度和立场,但是他反而陷在这个纠结当中,左右摇摆。

再加上,我觉得父母对于孩子来说,肯定是有侧重的。杨冰跟母亲的感情会更深一点,但是最后母亲出现了这样的状况,他又没有办法尽到更多的义务,他是对自己的一种气愤,只是表现在了父亲身上。

我是比较倾向去塑造角色的。我几乎没有本色出演过任何一个角色。特别感谢子阳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,好像大部分导演比较倾向本色去寻找演员,就是演员自身的性格跟角色性格有非常多的交集。再加上我的语言是现学的,完全有可能找一个当地的人来演,但是子阳选择了我,希望我不要辜负他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投诉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